新河南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艺术 >

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形神取向与时代特征

时间:2018-07-09 20:29来源:书画英雄 作者:王富强 点击:
中国传统山水画,是以书法工具来描绘自然风景为主要对象的画种。题材丰富,气象万千。有名山大川、乡野村居、亭台楼阁、市井风情等。尤其是经过宋代至元代的发展,山水画在中国画史上的位置日益显得突出。以此可见,中国传统山水画历史特别悠久。从魏晋南北
    中国传统山水画,是以书法工具来描绘自然风景为主要对象的画种。题材丰富,气象万千。有名山大川、乡野村居、亭台楼阁、市井风情等。尤其是经过宋代至元代的发展,山水画在中国画史上的位置日益显得突出。以此可见,中国传统山水画历史特别悠久。从魏晋南北朝开始,山水画日益从众多画种中独立出来,其理论和技法亦日趋成熟。隋唐时期已出现了青绿山水的风貌,山水的现实表现实力亦有大幅提高。盛唐画圣吴道子,集简约、写实于一体。李思训山水画雅而富有贵气,至晚唐出现了水墨山水,敦煌壁画中打造出没骨山水,以及五代北宗之后出现的众多名家,都真实而全面地展示了那个时代对自然的认知和体悟。以及随后的元、明、清、民国,乃至建国以后,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历经漫长的历史,更出现了像黄公望、倪瓒、王蒙、吴镇、李可染、黄宾鸿、石鲁等山水名家,留下许多精品名作,为丰富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内涵,留下了令世人惊叹的痕迹。
 
 
    纵观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历史,可以在其形、神的传统取向方面窥视出其脉络。这对于从事美术创作特别是从事山水画创作来讲,至关重要。
    拉开历史的面纱,中国的传统绘画是从画形开始的。从古到今,衡量一个画家画的好与不好,总是从画的像不像开始的,如果画的画和自然中的实物很相似,就是画的好,反之就是画的不好。这是对画的最原始的理解和认知,一直从远古延续到现在都很有用。基于这种几千年来对绘画的最朴素的理念,我们可以感知到形的至关重要性。因为形是通过人的视觉来映射出来的,是人的感官系统对于自然的观察,如果与画家笔下的画品形成共鸣,就会产生感性方面的认同感。这个形,实际上也是对自然的认知。这种形的表现力在任何一个画家笔下都不容忽视,否则就会走很大的弯路。这是传统山水画溶进生活的灵魂所在,只有把这种形溶进去,消化开,就开辟和创造出来了神的境界。大家都知道,传统山水画形与神的高度契合点是自然。自然是最好的老师,石涛的阅尽奇峰打草稿,李可染的我为祖国山河立传等,都是对自然的一种敬畏和尊重。这也是山水画之所以生命力极强,越来越走近艺术圣殿的无尽源泉,对神的表达会通过形的魅力去点燃和折射。
 
 
    到自然中去,腕下就会有无穷的表现力。沈周(1427—1509)是明代杰出的书画家,其《写生册》就是从自然中寻找素材的重要见证。此册页描绘花果、蔬菜、家禽、家畜、鱼虾等日常所见,计有十六开。沈周自题:我于蠢动兼生植,弄笔还能窃化机;明日小窗孤坐处,春风满面此心微。戏笔此册,随物赋形……就此可以看出沈周对“物”即自然的敬畏和追逐。同时,宋代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元代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清朝徐扬的《乾隆南巡图》都是以自然实景为题材创作的,才使得这些作品具有无尽的生命力,进而流芳万代。石涛作为清代最具影响力的、且富有争议的山水画家,在经历世事变迁之后,其画面意境,独开生面,师法自然,纵横捭阖,于山水林间,抒发胸臆,将山水画的形神特质推向了一个全新境界。
 
 
    当离开自然的滋养,山水画的生命力就会锐减。历史上宗炳、王微发现了山水的美好,开创了山水画。山水画的兴盛是隋唐以杨契丹、展子虔,阎立本等为代表的画家,空间布局较原来有较大扩展。尤其是吴道子开启了勾、皴、擦、点的发端,其变革之力功不可没。这些都是来源于古人对自然的观察。在实践上越是接近自然的山水画越是具有较强的扩展力。及至明清之后,山水画家渐渐从自然中走向皇室宫廷,尤其是占正统地位的“四王”。表现出邪、甜、俗、赖和公式化。千画一面,了无生机。除了强烈的社会改天换地的政治情节之外,满篇符号,脱离自然。与画家掩盖不住的孤独、寂寞、伤感等融合在一起,使其间的山水画走向萎靡与颓废。这也是国力衰微在绘画方面的注释。
 
 
    中国山水画形神表达,与文化装备密不可分。以此可以区别出高下、雅俗与清浊之气象。从社会角度看,文化氛围的浓淡,影响和感化着山水画的创作精神的表达和张扬。道、儒、释等各种文化因子的传播,都会或强或弱地在绘画尤其是山水画的创作取向上打下烙印。道家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庄子的虚静空明,儒家的礼仪仁智信,佛家的万法皆空等,无不对中国山水画特殊的文化构成和形神相统一的文化取向产生影响。中国传统山水画绝非单纯的风景画,它根植于几千年来传统文化的滋润,根植于书画同源的历史渊源,根植于汉语言文字的延续,根植于浩瀚无际的传统价值的滋润。单纯的形体式风景、符号式风景、照片式风景,都不足以表达出来极其丰富的文化内涵。中国传统山水画,是用传统文化去观、想、体、悟的方式,去理解、去消化、去品味自然的过程。观其形,捉其神,遁其迹,寻其道。这中间,如果没有文化的养分去滋养,画家就不成其为画家,就会成为匠味十足的画工。学院派里的个别学生可能由于文化课成绩极差,文学功底、史学功底、国学功底低得可怜,连题款都要找人代笔,能画出来高雅的山水画是绝不可能的。所以张大千云:“作画如欲脱俗气,洗俗气,除俗气,第一是读书,第二是多读书,第三是须有系统、有选择地读书。”无论你处于哪个时代,只要想成为真正的山水画家,传承中国山水画的精神,就必须多读书,再读书,读好书。除此应该没有更好的法子了。 
    而西方山水画对于文化的要求角度和中国传统山水画的要求则截然不同。它对画面的直接要求比较苛刻,尤其是色彩和空间的要求比较具体。各种色彩的搭配、组合、分工等都非常的据实。而中国传统山水画有时只用一种墨色就行了,但其中表达的内涵则极其富足,可谓是以不变应万变,以黑白二字涵盖万物消长之势也。比如浅绛山水,就是浓墨、浅墨,加赭石、花青等几种非常简单的颜料,通过笔墨腾挪,把自然界雄浑多变、气象万千的雅韵表达得淋漓尽致。这里边包含了什么?是丰富的中国文化底蕴,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和创造。如果其中的文化意蕴都不能在画中体现出来,就会徒具其形,神情俱灭。
 
 
    其实,中国传统山水画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体现的最丰富的是道家的大道至简,道家提倡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又云,大白若黑,至虚乃实。这其中的黑白并非真正的黑白,而是一个气韵生动的空间所在。如八大山人的鸡雏图,齐白石的风筝图,留白的地方空空荡荡,但却让你感到神韵满满。当今一些画作,作者唯恐用功不到,总是林林总总,势如堆山。可见今人用心,是在为作画而画,意在有为而治;而古人用心是无为而治,意在无笔墨处用功夫,无怪清代画家恽南田云:须知千树万树,无一笔是树;千山万山,无一笔是山;千笔万笔,无一笔是笔。这其中靠什么?这就是中国传统国学文化在绘画中的最高境界的运用,也是西方美术界最难理解的浑妙之处。大道无形,大道至简,道可道,非常道。揭示了传统绘画理论当中形神的文化渊源与发端,绝非西方文化可作简单比较的。
 
 
    尤其是当今已经进入量子时代,可实际上道家的太极理论,早就此进行了定义,所谓的“有名”“无名”已经被现代科技所应证:宇宙万物都是由“弦粒子”演化而成。宇宙万物的组成是形神的高度统一,其大无外,其小无内。之于绘画,尤其是传统山水画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历史时期。清代郑板桥题书斋联道: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主张以少许胜多许,自出手眼,自树脊骨,是对传统山水画精神的顿悟式理解。
 
 
    从中国山水画诞生以来到当代,其形神的高度融合,赋予了其形神兼备的至高境界。笔墨当随时代,求变是山水艺术的唯一出路,理论的追远求变,实践的大胆创新,是中国传统山水画走向新天地的不二法门。王维《山水决》云:“水墨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我的理解是,自然之性是形与神的自然契合,时间和空间可以孕化万物。中国传统山水画作为传统的中国文化,随着时代的变迁,其形、神二字步步紧跟,如影随形,但都会或多或少留下历史的痕迹和味道。这可能就是形神的时代特征,或者是历史在中国传统山水画中的拓展和延伸(作者单位:河南省地矿局信息中心)。
 
【作者档案】
    王富强, 1965年4月生,河南省淮阳县人。其长期在行政工作之余,潜心于对书画的感悟与实践。在书法方面,钟于二王,紧逐米、张、褚、孙,博采众长,甚是自如。其作品参加全国书法大赛多次获奖,并被多家博物馆收藏。其绘画源于书法,取之传统,不拘古例,自然天成。即有传统文人画的风韵,又有西洋画的细腻与天真,尤其是其创作的山水画都大胆追求水墨的飘逸、空灵与清新。其绝大多数作品无不以厚重、拙朴、阔大而与明清文人画的风格相左右,从而创造出了博广、深遂、气象万千的创作风格。
 
(责任编辑:一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县市联盟
  • 巩义 | 荥阳 | 新密 | 新郑 | 登封 | 偃师 | 舞钢 | 汝州 | 林州 | 卫辉 | 辉县 | 济源 | 沁阳 | 孟州 | 禹州 | 长葛 | 义马 | 灵宝 | 邓州 | 永城 | 周口 | 项城 | 驻马店